主页 > www.3363kj.com >
求架空历史小说完本的
发布日期:2019-06-28 18:32   来源:未知   阅读:

  看法是自己写的,简介是网上找的,希望能帮到你1.《家园》,作者酒徒,他写的其他作品也是相当不错,《家园》绝对是一本厚重的书,讲的是隋末唐初的事,文笔流畅,战争描写宏大,情节曲折,已超越普通网络文学水平,大部分书友选择购买实体书收藏。简介:我想,五千年浩瀚历史中,重重天威下,总有一两个男人站着吧!2.《江山美色》,名字俗,穿越俗,但是书不俗,同样是隋末唐初,但更侧重于阴谋计策,战争描写不强,感情描写比较细,总体来讲不如家园值得买实体搜藏,因为它并没有逃离网络文学的束缚,但是可读性很高,很好看的一本书。

  穿越到隋末他突然发现,这里没有李元霸,只有李玄霸,拎不动几百斤的大锤,还是个病夫,奄奄一息,这里没有宇文成都,宇文化及也没有想像的那么有用,甚至要看他脸色行事。穿越到隋末的他突然发现,原来那时杨广还没有大被同眠,美女万千,昏庸无道,他竟然有着崇高的理想,雄伟的抱负,目标之远大就算他这个现代人都是为之心悸。他本来以为乱世之中,做土匪是份很有前途的工作,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成为朝廷的红人,杨广最信任之人,李渊这个传说中的酒色之徒也要和他称兄道弟,当他红的发紫,想要一展宏图的时候,却是无奈的发现,世道乱了,乱的一塌糊涂,乱的不可收拾。他突然发现,隋唐十八条好汉一半都是捕风捉影,无可觅寻的人物,第一条好汉却是响马流寇推崇膜拜的萧布衣。萧布衣以布衣起家,白手天下,铁骑纵横,莫谁敢挡!而他,就是萧布衣!3.《回到明朝当王爷》同样名字俗但是书不俗,文笔,剧情恰当,故事曲折,读起来津津有味。主角和皇帝之间的互相信任兄弟友情绝无仅有,也是开辟了一种新的思路是穿越文中的顶级好书之一。自认没有一技之长、又对历史一知半解的史上最无能的穿越者郑大善人,遇上了一个最不象皇帝的皇帝,一个不想当皇帝却不得不当皇帝的朱厚照。国家和个人的命运,就象历史洪流中的一条小船儿,且看他如何把这艘船的舵掌握在自已手中。

  4.《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文笔还可以,故事曲折吸引人,现在正在写2,值得一读。一部帝王的奋斗史一部香艳的风流史一部无法考证的战国史一部不择手段的发家史

  5.《极品家丁》这本书,简直把YY的水平发挥到了极点,逗的时候可以笑的不行,我是这样的。。其中草原一段又感人的一塌糊涂,美女不少,这是我看的最好的一本YY。一个年轻的销售经理,因为一次意外经历,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兴办实业,经营社团,小小家丁,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和情场?这个家丁不是人,鲤鱼也要跃龙门。6.《庆余年》 穿越类有修真也有官场阴谋。猫腻的书写的很是细腻。从头到尾不缺YY,但是又不假。

  当今世界,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所以一个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穿越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莫名其妙的商团,且看没有自己身份的私生子,是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以及婚场。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暂时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或许哪天就自己改掉了。7.《此间的少年》 江南

  是以金庸小说人物为基础的同人小说,用作者江南的话说,“《此间》中使用的人名无一例外出自金庸先生的十五部武侠小说……但是,无论这个故事中的人物叫什么名字,他们都不再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江湖英雄和侠女,他们更贴近于曾经出现在我身边的少年朋友们,而《此间》,也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此间的少年只是一个少年时代的轻狂舞蹈.在尚未遗忘之前,我用当时的心情把过去复制下来,留给多年以后的朋友和自己看. 这是一个讲述我们熟悉的大学生活的故事,以宋代嘉佑年为时间背景,故事发生的地点在以北大为模版的“汴京大学”,登场的是我们同样熟悉至极的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大侠,不过在大学里,他们和我们当年没有什么不同,早上要去跑圈儿,初进校门的时候要扫舞盲,有睡不完的懒觉,站在远处默默注视自己心爱的姑娘……在这个学校里,郭靖和黄蓉是因为一场自行车的事故认识的,而这辆自行车是化学系的老师丘处机淘汰下来的,杨康和穆念慈则从中学起就是同学,念慈对杨康的单恋多年无果,最后选择的人却是彭连虎。脑中存着金庸小说先前的印象,再徜徉于这样全新的故事中,是一种双重的温习,而这双重的回忆最后归结为一点,便是我们那一段或者年轻的朋友正在经历的,轻狂无畏的少年时光。我们在这里种下自己最初的爱情,错过最初的缘分,经历着自己光辉灿烂的荣耀和黯然神伤的挫折,然后从这里走开,永远走进了成年。 这是一本引人入梦的书,一本让我们在不知停歇的劳顿中稍息的书,一本掩卷后轻叹一声却又心满意足的书。8.另外推荐一本我没看过的,因为这本光评价就已经是我必须要看的了,因为我只看全本所以没看。《新宋》相当厚重,作者要把它写的机会不偏离历史,所以很累,很累。。